沉默寡言(黄少天x你


* 极度ooc慎入
* 写实风狗血一大盆
*喜欢一定要告诉我🌟
*积极评论哦~🎺🎺


别忘你们喜爱的小♥️和小蓝手👍



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初中。他被围坐在人群中是大家事情的焦点。到哪儿都有他的声音,有点聒噪但是又非常有趣的家伙。

那时我站在人群外面,我想。

“我要和他成为朋友。”

于是,我介入了他和他朋友的交谈。“哦,这部漫画很棒,但是我更喜欢这位作者的其他作品。”

我非常成功地引起了他们的主意,并不是好的注意。他和他的朋友停住了交谈,他们看着我估计在想“嘿这个不看场合的小妞是谁。”

你知道的小孩子总搞那一套男女三八划分线。如果当时我注意点的话,估计我能看到他朋友眼中的不屑,但我只注意他的意见。他给人一种非常热情外向的感觉他接着我的话聊了下去。
“这部漫画我只看了上半部,并没有全部看完。”
“我已经全部看完了。”我自豪地告诉他。
“这么说,你有下半部分咯,可以借给我看看吗?”

当然愿意,因为我想和他做朋友,没有什么原因就是想。 那时候的我有一种孩子气的直觉,但是凭直觉做事情总是容易吃亏。

“当然可以借给你,不过我是合辑版如果你不介意再把上半部分再看一遍的话,我可以借给你。”于是乎,我在男孩子们羡艳的眼神中离开了。

我认为这是一次很成功的社交,我与他,黄少天向成功迈出出了第一步,然而这一切只是我的错觉罢了。


我凭藉着丰富的漫画书。划出了一条能与他沟通的通道,但是我们的交流也只限于漫画书。我无法开辟新的道路。我求助于我的父母,我开明的父母给我出了一条主意。

“朋友是要共同进步的,你可以培养他与你其他的兴趣很好。”


我学生时期的兴趣爱好很广泛除了业余的漫画书,其实我更喜欢世界名著。对于同龄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无趣的兴趣爱好,但是这点归功于在大学任教的父母,他们经常在我身上培养这些高雅艺术,除了世界名著外,歌剧古典音乐会,都是我的爱好。

好吧,不得不承认我那个时候有点像个小大人。

对于成年人来说,我太过于青涩是一种可爱,对于同龄人来说,我太过于成熟是一种麻烦。

我对自己的事情都有一定的规划。我不会违反任何的规则,甚至给自己制定规则,在那些条条框框里给幼小的我一种安心,也是一种仪式感吧。包括那些来向我借漫画书的男孩子们。

我认真地登记着,记录着他们借的是哪一本书;下一位要借的人是谁;归还日期和出借日期都清清楚楚的记录在我的本子上。一开始他们很喜欢这种仪式感。你知道的那些票据和单证是我们最喜欢玩的过家家中不可缺少的存在。渐渐的他们更加要求的是人情味。而不是公事公办,这就是孩子的任性,天真幼稚。


我说过不会打破规定。当一位男孩(黄少天)被老师勒令他的成绩不再适合看漫画书。出于想当他是挚友的我,当然不能看他在这么堕落下去,在他下一次我要借漫画书时我拒绝了。
“嘿,为什么不借给我?”他第一次在我这儿吃了闭门羹。“对不起老师说不能借给你了。”我提出了我的原则而他提出的诱惑。
“老师说不见就不借给我,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了?”

就这样我心里的天秤不由自主的就倒向了他。好吧,就这一次,我并没有给他开设借漫画票据。我是悄悄地记在一张纸上交给了他“下次借书凭这张纸,不要告诉任何人。”这张纸就是我的辛德勒名单。

男孩子都喜欢神秘和刺激,这就是为什么一开始他会配合我这么幼稚的游戏。但是一旦破坏了规矩就再也不会有规矩了。他先是带了一个人来到我的面前,说这是他的好朋友,求我也破例提前将书借给他吧。

“对,这就是我们三个人的秘密。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他看着像是威胁又像是撒娇说道“我们是朋友对吧?”

天哪,那个时候的几句话简直就像个魔咒。我无限的沦陷在他的迷魂汤里。他带来的人越来越多就变成了男孩子的秘密集会。
对那段时间,我是男孩子们最好的朋友。

与异性相吸,势必会招来同性排斥。

当我反应过来我在女生中的声望已经很差了,他们说我说得很难听,也没有人相信我只是单纯的想交一个朋友。我找了一个最蠢的方法交朋友。

我不仅有漫画书,还有各种个样的言情小说,当然这是我为了迎合班里女生的需求购买的。

那个时候购买言情小说背后都会付一张书册,上面都是下个月会上市的新书。零花钱富裕的我完全可以按照手册上的来购买。

这样我就可以借书给他们了,然后他们就会成为我的朋友了,非常愚蠢的一个想法不是吗?
但是我没有办法在女生中立规矩,因为男生打破了这个规矩,无法做到两边平衡,只能只能没有底线的借书。


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一开始是有人弄坏了我的书籍。那人道歉诚恳,并且还和我做了一段时间的同桌。我以为她是我的好朋友,我对她推心置腹。她是我第一个女性朋友。我甚至将自己心底那朦胧的感情也说与她听。

那就是为什么我想和黄少天做朋友,这终究原因不必说明想必大家也猜得到。为了我那年少的可怜的自尊心就不要点破了。


而我第一个女性朋友返还给我的是,背叛。是她让大家没有底线的对待我。我是一个有求必应,什么书都有的凯子。人傻钱多只要几句好话就能从我手上淘到便宜。敷衍的甜言蜜语谁不会说。于是乎,我从那借书变成了送书。

送的最多得当然是黄少天和我第一位女性朋友,但他们好像除了学校里在学校外,并不愿意与我多接触,哪怕是在街上遇到了,也不会接受我的招呼。


爆发点是这样一件事,我单方面的觉得我拥有了很多朋友,但最好的是黄少天和那位女性朋友。我的父母亲给了我一张个话剧票。在我生日的,那天我可以邀请一个最好的朋友去看一场话剧。我纠结了很久,最终我的私心让我邀请了黄少天,然后那天早上我很早很早就起来打扮自己。那个时候的打扮…嗯,怎么说呢,那时候我的审美不同,所以打扮的标准也不同。

牙箍和纠察视力眼镜和泡泡裙,显然是不搭调。梳得一丝不苟的大光明马尾辫,我简直就是年轻版谢尔顿.库珀的转性版。


结局很容易猜到,我一个人在剧场那里等了很久,不会有人来赴约的。

周一我带着愤怒和失望,气冲冲地找黄少天对峙,他去嬉皮笑脸的满不在乎,我怒气十足的对他吼道。“再也不见你漫画书了。”
这句话不知道怎么的触到他也引发了众怒。

“你以为谁呀?不借就不借!”


“好像有多了不起似的。”

面对全班厌恶的声讨,我一瞬间从杨白老的角色变成了黄世仁,这种感觉让我迷茫,我有做错了什么吗?很委屈,但是却倔强的不想流泪。


我不再需要朋友了,关于我朋友的背叛,我也就不用多说了,无非是宣扬我曾经的秘密。被嘲笑也好被捉弄也好,我都不会在乎了。当然我是会反抗的一个人。成绩优异而又听话的我。虽说在同龄人面前讨不到好,但是老师和长辈们都非常喜欢我。


有了最高阶级的保护,我也不怕什么,我成了班级里的独行侠,我再也不出借漫画书和言情小说了,有这些闲钱,我开始做自我投资的。初二的下半学期,我开始要漂亮了,那时候有些少女杂志后面会分享一些护肤健身的小贴士。很早的我就开始做精致的女孩了。而这些故事我也不在也不会与任何人分享,但是这一切隐秘而又快乐,我终于理解了独立的快乐。


诚然,这是我成长的一部分,我不断地在学习,我不断地在成长,我必须得承认目前为止,这是一次失败的社交,为了成为一个优秀的大人,社交是不必不可少的一个才能。

然而我永远也学不会虚与委蛇。那就做一个实力够强大并不需要这样的人吧。


失败的初中终于过去了。我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踏入了新的高中。好在我是上帝的宠儿!严格的控制饮食,并没有让我的青春痘爆发的像同龄人的那般可怕。白皙光洁的皮肤乌黑的秀发,皓齿红唇,完美女孩就是我。长年的阅读积累使我成绩优异。这一次我成了社交宠儿。


终于在很久很久后未来,我完全的掌握了那些所谓的社交潜规则,变得圆滑。现在的我足以美貌和才华到让别人主动来与我交流。我拥有了曾经那位社交宠儿所享用的所有社交权利——高傲矜持表示欢迎或者不感兴趣的沉默寡言。

直到有一天,我在再一次遇到了他,黄少天。好像已经不认识我了。我们坐在同一架飞机上,同一个仓位,他隔着过道伸长着脖子喋喋不休的在与过道另一边的我搭讪,阔燥得像是农田里热情好客的鸭子,尤其是他那头黄发是这个比喻更加的形象了。而我则默默的升起了我座位的隔离板,静静享受着他被隔离后的尴尬。


要知道,优雅的人的拒绝都是委婉的。



part2

交到这个女朋友,黄少天总是大言不惭地告诉周围人是自己的魅力。

毕竟自己可是一场比赛十几万上下的剑圣啊!


可他的朋友们说“得了吧黄少天,你清醒一点!你女朋友根本和你不是一个圈的!”“你的这点人家根本看不上啊。”

的确。比起这个更令他棘手的事——是约会节目单。
这个到手的约会节目单令他有点傻眼。


歌剧、古典音乐会、美术展、芭蕾舞…

这些代表着高雅的存在的同时也代表了沉闷。坐在鸦雀无声的剧场里静静欣赏着台上体态丰盈的歌者激情高亢的演唱,黄少天茫然看着正在拭泪的女友,他无法理解并与她共鸣。

“哦,真是命运多牟的情侣啊。”即使她向他解说了剧情,他忍不住要凑到她的耳边与她说些什么却被她打断:“仔细听,接下来的演唱者洛维娜是我最喜欢的,她的吐字非常的清晰”

黄少天郁闷的摊在座位上,附近观众没有一人发现他的烦闷。他看了看手上的剧目单——罗密欧与朱丽叶。他记得上一次看到这篇文章还是在初中的语文填空题里。他也有努力的去听所谓的吐字清晰,但高亢激昂的美声唱法入到他的耳朵里就只能听到高低起伏的“啊”。

如果不是他女朋友在歌剧演出结束后提了一句“意大利语是不是很好听!”他才知道台上唱得是意大利语。


每一次约会都是考验他定力的折磨,诚然他非常喜欢他的女友。但是也深切体会到了他们两者之间审美与文化的差异。

一开始他旁敲侧击的提议到要不要感受一下中国当代文化的熏陶?然后他优雅的女友转手送了他一张现代京剧《红灯记》的门票。一多小时台上哼哼呀呀的京剧唱腔令黄少天生无可恋。

他的朋友们知道了他的遭遇后纷纷都不厚道的笑了,开着玩笑劝道“要不分了吧?这回你癞蛤蟆黄少天也算是尝过天鹅肉啦!”

这些损友都被他一脚一个的踹走,衰仔,怎么说话的!还有没有道德心啊!


虽说嘴上烦恼着但是每当约会结束后他侧着头看着女友神采飞扬的讨论着先前看的剧目的评论与感想。那份闪烁着的自信与智慧的眼神。这一刻的她神采飞扬,散发着吸引他的魅力令他着迷。他喜欢看她泛泛而谈的样子。哪怕内容他听不太懂,也跟不上她天马行空的想象。

但这一刻,黄少天满心说着“我中意你”。

然而那个疑问却越来越大,她到底喜欢我哪里?这个问题不断地在他脑海里盘旋。


当然这个谜底不久之后的初中同学聚会之中解开了。


黄少天邀请他的女朋友去参加他的初中同学会。一向好说话的、温文尔雅的女友突然犯了难

“不好意思亲爱的,那天我有事并不能参加。”


她代表歉意的吻留在了他的右脸颊,被美女献吻的有些飘飘然的黄少天轻而易举地就松了口。

“没事儿,就是个同学聚会嘛~你去忙吧,你去忙吧!这点小事本少还是能应付的。”

女友有乖巧地点点头“那你要少喝一点酒哦,那个对你身体并不好。”


温柔体贴夫复何求,这个想法,希望他能保持到最后。


同学聚会无非就是吹牛扯淡回忆过去。总体来说初中黄少天那个班级还是蛮团结的。曾经的好哥们再见面当然能聊得东西也很多。不管那个时候还是现在黄少天都是人群的焦点。不知谁突然提起了当年那个她。

“诶,少天,你还记得当年那个她吗?”

“哪个他呀,好的他坏的他?”

“就那个一天到晚带副眼镜,一副黄世仁转世的那个他呀,女的女的。”

黄少天的脑海里大概有那么一个印象,现在想想当年还真是幼稚,总觉得有那么一丝的丢人吧,他有点不好意思回忆起她了。所以他模凌两可的回答着。

“哦,有点印象,怎么了?”

“哇人家当年还暗恋你,你居然就有点印象?就说她今天要来哦,不过当年就那副样子,现在应该也不咋滴吧?但听说混得不错。”

说着他们看着那的空着的位子,就在这时门口骚动起来,迎宾小姐推开了包厢门,迎了一位芊芊佳人进来。
看清来者的面孔后,黄少天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他有些喜出望外看着她,热情地拉开椅子“你怎么来了也不打声招呼啊!”“来来来来来来,坐我这里!服务员再加个座!”

这位靓女与黄少天的亲密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都吵吵嚷嚷的问道着这是个什么情况?黄少天倒也到也不避讳。大方承认道:“这是我女朋友。”


但是他的女朋友并没有坐到他的身边,她只是站在原地笑笑说道“并不用这么麻烦。”

然后直径走向那个属于黄世仁二世的位置坐下,面对着惊愕的众人泰然自若地说道。

“并不用这么麻烦都太客气了,我的位置就在这里。”

“好久不见了,少天。”我就是黄世仁二世。

现在知道她为什么答应做你的女朋友了吧。

评论 ( 8 )
热度 ( 92 )

© 大概是个深井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