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责怪我2(美智子的故事

*黑童话慎入

*喜欢的话留下你的小♥️和小蓝👋哦!

⚠️留言评论会有惊喜掉落!📢




她也曾是个烂漫的少女,为爱人远嫁异国他乡。

她俊美儒雅的爱人,在返航的游船上搂着她的腰信誓旦旦的承诺着“我会让你幸福的,美智子。”她天真得相信了。


后来事实也证明了,她的天真。


异国的生活并没有她想象的那样美好,她的丈夫也没有她想象的那样勇敢。在她面前果敢主见的迈尔斯军官在她公爹的面前只是一条唯唯诺诺毫无骨气的走狗。

压抑的婚姻生活,虽然看着那个独裁将军的面色活着,但美智子相信着只要他们还是相爱的,这一点挫折并算不上什么。

她的祖国宣扬着女子要文静矜持,温柔体贴,成熟稳重。她也是严格要求着自己附和着这些要求。所以她美丽而有出色,出色的忍耐力令她可以笑着面对任何一个轻蔑她的的人。

但无法忍受,爱人的风流。


看着远处舞会中心那一对穿着军装登对无比的年轻人,其中那俊美儒雅的男士是她丈夫,但是站在他旁边接受众人赞美的却不是她。她躲在帷幕后面目表情的看着这一切,她的爱人露出来她许久未见的微笑在那个陌生女人面前。

为什么不反驳他们,我的爱?当他们在夸赞你与她登对时。


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我的爱?你以娶了你心爱的妻子。


她不被承认在她的婚姻,可悲而又无助。

诚然她美丽而又优秀,遇见她的人无一不称赞她的聪慧而她的公爹却不这么认为。老迈尔斯将军保守古板,美智子的美是低贱的,如木炭一样的低贱的发色怎么配得上拥有着金色的秀发闪耀得如太阳一般的贵族。


来自于那东边不知名的小国的舞妓简直污染了他们家的血脉。


这个认知令老迈尔斯生气,他严肃的跺了跺手中的拐杖,大声的一次又一次的对他那懦弱的儿子强调到“我是不会承认那个低贱的女人的!”


她默默承受这一切的发生。她幻想着她的爱人会反抗他的父亲,但她想多了。他只会忍气吞声并且默默地隐忍着这一切屈辱包括他父亲毫无底线的侮辱他口口声声说要给她幸福生活的爱妻。


一段时间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很紧张。没有母族支撑的美智子只能独自包容这一切。哪怕她才是最需要别人包容的那一个。直到她与迈尔斯的儿子出生,这段感情才得到稍微的缓和。

科尔.迈尔斯,他真的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孩子。


他继承了他父母优秀的容貌,特别讨喜的是他有着有一头即使是他那古板刻薄的祖父也无法挑剔的金发秀发,虽然焦糖色的眼睛来自于他的母亲。但是那纯澈惹人怜爱的眼神令所有人都无法对他苛责。

科尔他活泼可爱,他的到来使这个沉闷的家变得活泛起来。

美智子与迈尔斯军官也迎来了久违的约会。

假日湖畔,红格子桌布铺在绿茵茵的草地上。美味佳肴整整齐齐的摆在竹篮里共人们随时享用。男主和女主人幸福地依偎在一起,看着不远处他们可爱的小儿子在湖边嬉戏。


哦,多么可爱的一家不是吗。


他们的儿子的笑容灿烂就像一个小太阳。只是在不被太阳照到的阴私之处,那些不齿的邪恶的不上台面的东西正在慢慢地发酵……


西装与和服,钢与柔的碰撞。两种文化的交织在一起的景色应该很美不是。对于迈尔斯军官来说,却是厌烦。

他不动声色的推开靠在他生上美智子,他有些嫌弃和服的厚重感令人不适。

“裹着这么厚的布在身上不嫌热吗?”


对于丈夫的发难,美智子却没有任何反应。她已经麻木了,她现在生活的重心正在不远处愉快地放着风筝,他开心她也开心。其他不关紧要的人已经无法撼动她封锁的心了。不过她偶尔会想起,在很久很久以前曾有这么一个人,将她视若珍宝的纳入怀中,细细的打量着她,他说“美智子,你真漂亮。我最喜欢看你穿和服的样子。”


记忆中人他的嘴很甜,只要一对上她那些甜言蜜语就源源不断的从他嘴里流淌出来。她总是被她哄的晕头转向。那可真的是一段快乐的时光啊,可是美智子现在却完全想不起他人的容貌来。

她看向早已心不在焉的丈夫,他的目光不在她身上也不在儿子身上,甚至不在他手上拿的报纸上。她顺着他丈夫的目光看去,不意外一个羊服美人,金发碧眼。她冷笑,迈尔斯最近审美原来越和他父亲接近了呢。



或许就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活着吧,她卑微的渴求着。

只是总有些人,就是喜欢把人往绝路上逼。


迈尔斯被派去公差有一段日子了,和老迈尔斯的日子越来越令人无法忍受。就连科尔也得不到他祖父的好脸色了。就在这时,迈尔斯寄回了令人欣慰的信件,他的远航很成功,他找到了富饶的新大陆了,那里到处都是丰富的水果,大山里藏着金子和钻石。梦想中的上帝眷顾之地。

一封封家书都带着喜悦的气氛传入这个家中,小迈尔斯开始忙了起来。即使他现在还在远方,加侯进爵的公函就先他一步斤了家门。美智子的日子似乎又有所回温了。


直到有一天,一封专门注名写给她的信传入了大宅。很显然,在她之前老迈尔斯已经替她阅读过了,他明显对其中大逆不道的内容气愤不已,他不屑一顾将信掷在地上。

而美智子却并不在意这一切,她捡起来那份改变她命运的信件。


爱妻亲启。


这短短的四个字就像小迈尔斯以往的甜言蜜语一样,一下子就迷的美智子失去了方向。

他要带我走了!我们终于要过自己幸福的生活了。


是的,这是一封带来希望的信件。信上写着美智子一直期待的事情!这信件就像佛祖递给键陀多的蜘蛛丝,他将要带她独自去生活,不再去看老迈尔斯的眼色也再无其他人。就他们三个去往富足的新大陆开始新的生活。


她毫不犹豫接受了信件所说的。打包行李带着儿子坐上了去往新生活的轮船。


可惜的是,这一次通往地狱的航线。


小迈尔斯根本没有寄过这样的信件。美智子走得第二天,他就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他得到的消息是,美智子带着他的儿子和一个低贱的下人私奔了。为此他可是伤心了一个月呢,下个月他就和一直安慰他的富家千金举行了婚礼。

毕竟,人要向前看不是。


没人关心美智子的遭遇,因为她在这里的形象一直是下流低贱的,她能做出这样败坏风俗的事情在他们看来也不觉得奇怪。


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老迈尔斯觉得简直是天衣无缝。

完美的计策,终于把那个低贱的人剔除在他们族谱之中。


在美智子身上发生的一切没有人会追究没有人会去讨论。这也就是美智子在遭遇不幸时,不断的呼唤着她丈夫的名字时,无人回应她解救她的原因。没有人回应到她的祈求。



她遭遇了一切你能想象得到或者想象不到的恶,身体被折辱这不是最痛苦的。那群毫无人性的魔鬼在她的面前侵犯了她的年幼的儿子,那个可怜的小东西没有撑过第二个人。


她面对面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变得暗淡浑浊直到逐渐失去生命的光泽。而她无法挣脱中身后恶魔的桎梏,他们让他的儿子看着母亲最狼狈的一面一边承受折辱死去。


她感受到了无边的黑暗淹没了自己。愤怒和怨恨就像是巨浪在她心里翻滚涌动。

她衣衫褴褛,美丽和服变得皱褶破碎,她的四肢被折断了,她停止了呼吸。她被当作不能在用的废物丢下了船。

即使这样那股子怨怼还是不停掀起着波澜。支撑着她恢复了意识,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复活的。或许现在她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她再一次回到船上,最后一次温柔的拥抱了她的儿子。而那些对她们施恶的人们呢。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描述他们的惨状。大多数因为他们罪有应得,不过我敢肯定的是美智子是我见过第一个能把碎尸万段如此完美的展现出来的人。

血液染红了那一片海。


没有人再敢看轻她了。


美智子决定要回去看望一下迈尔斯,毕竟他还是她的丈夫。她走进了熟悉的房子,平时冷清的房子今天却格外热闹。

原来,他们要迎来新的女主人了。


宏伟的红教堂,待嫁的少女一身花嫁站在礼堂前等待她心上人的到来。

比她心上人来得更早的是一位美妇人。

穿着东洋情调的华服,她笑得异常和蔼。她对着夺走她一切的少女如此说道

“美丽的小姐啊,妾身再此为您献上一曲舞”

“祝您新婚快乐。”


典礼开始了,宾客们久等的新娘终于踏上了教堂的红毯,但这一位并不是他们期待的那一位。她是黑发,带着面纱。一身肃穆的黑礼裙令人感到不适。


老迈尔斯已经猜到来者是谁了。他站了起来入想如以前一样用刻薄恶毒的话赶走这个令人讨厌的低贱女人,美智子。不过很可惜,他在开口前就被飞来的扇子割破了喉咙,大出量的血液从他脖颈出喷涌而出。

看啊,即使如此作恶多端的一个人他的血也没有什么特殊的。

到处都是被吓得惊慌失措到处到窜的宾客,长椅被撞翻了,鲜花被踩烂在地上。

但是,请放心。教堂的大门沉重的合上了。

这里无一人幸免



最后,美智子缓缓走向红毯另一头的迈尔斯。

这是她曾经最期望的场景。

而迈尔斯每一次的反应都令人失望。


她的眼里只有他,而他却看到是一个浴血残酷的罗刹。


为什么要害怕呢?我的爱。

现在还想看我跳舞吗?

我来跳你最喜欢的那一支舞了。

她缓缓的举起了被血染红的扇子…



这一场热闹的婚礼,被一座“水晶吊灯”或者说蜘蛛行为表演艺术家——瓦尔莱塔收入眼底,她顺着管道爬进了一条秘密通道。一边自言自语道:“这真是太精彩了!我要马上告诉奥尔菲斯先生,他肯定会喜欢的!”


评论 ( 9 )
热度 ( 68 )

© 大概是个深井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