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巧成拙(孙翔x你

* ooc
* 女主性格不讨喜
* 有私设!
* 如果你喜欢请热情的贡献你小红心
* 如果你不喜欢请畅所欲言指出我的不足
* 谢谢!

  • 捉虫后重发
  • 补全人物私设



弄巧成拙,最为尴尬。



我本心只是为了劝“成迷网络”的友人重回正道,最终却发现自己差点以井底之蛙的浅陋眼界扼杀了他的前程。尤其是在异国他乡看见他夺冠的海报后,那时的尴尬和羞愧一遍又一遍的在我心里回放。看着海报上那位金发青年意气风发的帅气模样,只得在心里自嘲不自量力。


我和海报上这位为国争光得电竞冠军有些渊源。


我们两家人住在一个栋楼里,同一楼层门挨着门是邻居,更巧的是两家生孩子都是同一个医院同一个病房,我就比孙翔他晚了两天。这么巧合之下,两家人也情理之中的成为了好友。


但我和他是一对非常规的青梅竹马,小时候的我是一个“别人家的孩子”!乖巧听话懂事,比起一天到晚像只泥猴子一样到处乱窜的孙翔,我就是家长心目中完美的标榜。



听到最多的话便是“你看人家妹妹”“妹妹,真棒不像翔翔”
每次出门都会关照的“妹妹你看好孙翔哦”



小孩子不韵世事,不能够这些吹捧话后面的客套。



耿直的我当真了,渐渐的我会管着孙翔。早上等他一起去上幼儿园,帮他系鞋带,给他别好歪掉小手绢, 一起过家家,一起上手工课。


当然他的暴脾气从小就有,当然也有不服我管的时候。告老师!告家长!升入小学之后,我这样的乖孩子更是一路当官,他不服也不行。



如此回忆,我简直就是孙翔小时中的最大反派boss,在幼小的他看来我简直奸猾狡诈卑鄙无耻。憋屈的他选择远离我,耿直的我就是喜欢粘着他。一天到晚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你现在不懂!将来会懂得我的好的!



我当时就是这么对孙翔说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我很喜欢和他一起玩,孙翔小时长得很可爱,我真的觉得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让孙翔变好,希望他得到老师和家长的表扬。那个对于那个是个小小官迷的我是无上的荣耀,而我独独愿意与孙翔分享,我喜欢和他并排放在一起表扬的感觉。这是令我最开心的事。



我会嫉妒那些和他走的近的女孩,和他玩的男孩可以有很多,女孩只能由我一个。我喜欢给人那种我与他彼此都是特殊的那种感觉,可惜那些都是我的错觉。越长越大,他对我越来越乖戾,他曾带头喊我八婆。 可我就是不离不弃的粘着他,他的爸爸妈妈会教会他如何礼貌的对待我的。



以至于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互相作对,其实我不怕他对我那种幼稚凶狠的态度。我最怕他不理我。很不幸,我们两个一个幼儿园一个小学一个初中。这是令他愁眉苦脸孽缘却是我暗中庆幸的小确幸当然表面上是一副大义凌然的不屑,真麻烦又要管你了!你能不能自觉点!



上了初中可能是懂点事了,我不在那么明显的和孙翔他针尖对麦芒。可惜了,我是班长啊!光明正大的打小报告啊!孙翔是那个时候开始迷恋上荣耀的。荣耀这个游戏勾的他魂都没有了,本来就是徘徊在及格线的成绩开始大跳水一落千丈。而这个游戏成了孙翔爸妈头号禁止的物品之一。



越不能玩就越想玩!孙翔那时胆子大到组织了一帮男生偷偷去网吧玩荣耀。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兴奋极了,立马就告诉并带领着教导主任杀了过去。现在想想当时我的那副太君八路都在这里的嘴脸真的是有够愚蠢。



这次动静太大了,孙翔吃了处分甚至面临退学。我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愚蠢,那天我们双双都被自己的父母面色不愉的接回家,我爸一到家就指着我直摇手指
“你呀你,就不能少管闲事!这下好了吧!”



我无法改变任何人,没有人会按照我的想法生活。我干了件我无法承担的坏事。隔壁孙家传来的争吵声,不难听出孙翔又挨打了。这仿佛是给我的警示,我知道我不仅彻底弄糟了我和孙翔仅存得友谊,日后我们两家人家都不会和以前一样了。



后来我们两家一起去学校求情,孙翔可以继续读书。这次之后他开始完全的无视我了,这是我应该受得严厉惩罚,甚至在班级里碰到他都会有些草木皆兵的警惕着我,多少次我想找机会和他道歉,他却再也不给我任何机会。偶尔的目光接触都能感受到他目光里露骨的的厌恶。是我自作自受。



他后来说服自己父母正式踏上了电子竞技的那条道路。这才意识到我与他的人生是两条交叉平行线,之前的时光只是漫长的人生岁月中的一个交叉点。我的道歉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成了我午夜回梦时得羞愧与尴尬。




后来的后来,突然意识到自己曾经对孙翔的死缠烂打其实是我潜意识对他的喜欢。就像那些为了引起喜欢小姑娘注意而去欺负她扯她辫子的男孩子一样!可笑的是我身为姑娘在这方面迟钝白目的还不如一小男孩。意识到自己喜欢孙翔有什么用呢?偶尔还会无聊的思考对他的喜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无果,可能有一种感情就是说不清原由,它不知从何开始,但一旦察觉到这种说不明的情愫已缠绕于心。


追究也没有用,我已经用最糟糕的形式表达了我的爱意。



我从未想过还能与他相遇




p2

我从未想过还能与他相遇。


见到他当然是欣喜的,转而又觉得尴尬。


到底是装作不认识重新自我介绍呢还是自来熟认出他然后告诉他我就是那个和你一起从小长大的谁谁谁呀!


两个方案都pass!谁让我那时事情做的这么绝!至此让孙翔承包了我一生得尬点!


结果是他看了看我,便于我擦身而过了。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毕业后我成了一位时尚大师的生活助理。我工作任务就是帮助她安排生活工作上的一切琐碎事情起到监督和照顾的作用。是的,这位美丽而又年轻的时尚设计师她患有幻想症。病因起源于她少年时那场始无及终的完美初恋,她初恋死于一场交通事故令她无法释怀,她以致于她为自己编造了一个虚幻世界去回避失去挚爱的悲伤。他姓林,我一直称呼她为林女士。


林女士的心理状态使她不能继续抚养她的养子也不能自行开车。但是她每周都要见她的养子一次,再一次见到孙翔也是因为带林女士去看她的养子!


说实在的我也觉得意外!


现在养子由她初恋的妹妹代为收养,驱车抵达目的地时我看见孙翔正在和林女士的养子玩耍。不过现在想想也觉得合理,林女士初恋的妹妹苏沐橙与孙翔国家电竞队的他们之间有交集很正常。


我近乎是贪婪地看着他,感觉是用肉眼捕捉转而及逝的流星


可当他看过来时,却因曾经的龌蹉避之不及



最终我们没有任何的交流。


但是!我真是太爱转折了!


初中同学会上,我们有遇见了!


酒吧包厢里,大家都在为曾经的青葱岁月把酒言欢。在这样大包容的环境下,我仍然不敢找他讲话!这该死的懦弱!

几杯黄汤下肚,我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向了他…


我向他道歉了,认真的诚恳的。
为我曾经的狂妄自大和那些只有我才知道原因的卑劣。并贺喜他在自己所爱的领域的成就。
他显得有些意外,很快就大度的原谅了我。
这反而让我感觉到了苦涩,说到底还我自私的劣根性在作祟



厌恨我吧!至少不能忘记我。


看样子是一笑泯恩仇了,于是我便腆这个脸与他把酒言欢。

不得不说,职业选手的酒量一般。


他醉得不省人事,我借口与他住同一酒店把它带回了我的酒店。将他带倒在床上时我想了很多。他醉意朦胧间睁开眼睛,他应该在发呆又好似专注的看着我。


现在的情况非常暧昧!他与我与床!而我恰好有好死不死的喜欢他多年。



就此沉沦吧!我慢慢的俯下身在他身边躺下,他也特别识趣的抚上了我的脸。彼此的呼吸慢慢靠近…今夜或许我们命运便会交织在一起。
“我喜欢你!”



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宿醉不是个好事。现在我的脑袋疼的几乎要爆炸了。叫了客房服务给自送一些醒酒药上来。抱歉,昨夜我并没有放纵沉沦。我不允许自己再这样卑鄙。那样做只会给双方增加烦恼。


已经是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房间的门被敲响了,我想是我的客房服务来了,来开门一看却是穿着酒店浴袍头顶着鸡窝的孙翔。


我率先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啊呀,你起来了看到我留得便条了?”


“嗯”他点点头


“不好意思,昨晚我们喝醉了,我不知道你住在哪里就把你带到这里来了”


“我怕你醒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就给你留了张便条,两个房间的钱我都已经结过了!你休息会直接退房就可以了”


“昨天你的话我听到了”他突然南辕北辙得来了这么一句,当时我应该是一副极力装傻的表情。


“你说你喜欢我!我听到了”他一刀斩断了我的后路


我想我可以装傻充愣给自己留个余地,在接下来的一段时光里可以继续有所幻想。但是我不愿意了!如果这是公开处刑的话,就让我有个明白的结果吧。


“对啊,我喜欢你”


他忽然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我也是我们在一起吧”


之后…

我们就干了个爽!


自从和孙翔在一起之后,我整个人就像是毕业于中央戏精学院的,天天在内心里给自己疯狂的加戏。



他要随队集训,我天天围着林女士左右转着。我们聚少离多,这让我有些失患失得。
成天想着一些有的没的剧情,想孙翔他不会如三流言情里那样为了报复小时候的我才答应与我在一起的吧!


转而看看他吃意面吃得满嘴都是的模样和因为我长久盯着他看而带有疑惑的狗狗眼。



感谢羊习习是个二愣子!




这样的心思在他向我求婚之后,我便与他推心置腹了。他对我的无药可救翻了个大白眼,他给我和他交往的理由是

“大概是我长大了发现了你的好吧”


虽说这是儿时的一句戏言,但是想想现在身为成年人我与他的种种…

我总有一种他在和我开黄腔的感觉…


我和他的故事到这里就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因为小时候的事现在的我对他是百依百顺,绝对是温柔娇妻的可人形象。他的队友见了直呼他孙翔傻人有傻福。



他对我的确有所隐瞒,因为他不会告诉我说其实一开始他也喜欢着我这个优秀乖巧的妹妹,只是后来我的过分使他无法好好的面对我们之间感情,当我们分离时他与我是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对方。

幸好笨拙的我们最终都没有弄巧成拙……



























评论 ( 4 )
热度 ( 58 )

© 大概是个深井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