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苏沐秋x你


*ooc
*女主不讨喜


与他的开始,仿佛是与生俱来。


他和他的妹妹住在我家附近的福利院,我的父母是福利院里教文化课的老师。


我们的认识是那么的顺其自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他是我们这里玩伴中的大哥哥,其实也没大我们多少,但绝对是孩子王级别的领军人物。男孩子喜欢和他玩,女孩子也喜欢和他玩。他总能平衡好这两拨人,儿时他在我心中的形象是完美。


小学不在一起,但初中我们是在一起读的。我和沐橙是好朋友,他除了宠沐橙之外第二宠我。青春期,也是某些感情的萌芽期,懵懵懂懂之间我都彼此意识到对方对于自己是特殊的!我在乎他,他在乎我。上课时,他会偷偷在课桌地下拉我的手的那一刻,我想这算是我们正式的开始吧!


结束了九年制义务教育,他没有再继续学业下去,他选择一个看上去既不靠谱的路线网络游戏,但是我相信他,因为他有聪明又有担当。


他是一个完美的恋人,年轻而富有激情,浪漫而又不失理智。偶尔他会拖着我一起玩他最喜欢的荣耀,他歇力朝我安利这个游戏,然后我宛如残疾一般的操作水平令我无法在这个游戏里生存,我那些失误的操作令他有点哭笑不得。但是不得不说荣耀这个游戏自由度很高,画风也很美,我常常将这个游戏玩成暖暖环游世界。我画画很好,有一次将荣耀中美丽的风景画下来送给他当礼物,看着栩栩如生的场景他也只能哭笑着献上他的膝盖。

我们好像从不争吵,我们完美的就像是童话中的情侣,后来认识了叶修,他的游戏大业又多了一个狗头军师,日子似乎越来越好了。我不喜欢转折,但是现实就是充满了戏剧性和残酷…

他被车撞了就在我的面前

他面带微笑,满是期待约会开始得欣喜,他的笑容总那么的有感染力。我也不由自主得看着他微笑朝他挥手示意他快点来到的身边。接下来就是那呼啸而来的卡车将他撞倒在地上。


那一刻发生的太快,我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恐惧和恐慌占据了我的大脑,我尖叫着冲向他,跪在他的身旁。慌忙的掏出手机哆哆嗦嗦的拨打救护车电话求助。我不敢拥抱躺在血珀之中的他,生怕他就这样在我怀里四分五裂。
他痛苦的抽搐着,我只敢虚虚握着他的手。


在坚持一下!医生马上就要到了!

那时我人生中最无助的时刻,我不知到我能为他做什么,我能做的只是无助的哭泣和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而最终等来的是姗姗来迟的医生和绝望的事实。
他还是这样离开了人世。
我都记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停止了抽搐,也不记得什么时候他的双眼开始涣散。
他被盖上白布抬上了担架,我便失魂落魄得跟着他。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的约会。


然后是他的朋友和他的亲人,我坐在太平间门口看着叶修和苏沐橙急匆匆的奔来。哀莫大于心死,我已经哭不出累了。在他们还没有来的时候我一直坐在那边反省,我觉得是我害死了他,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
是我朝他招手,才使他被车撞的。
是我非要今天约见他,他才会死的。


没顶后悔淹没了我,我抬头看到认领遗体出来的眼圈红红的苏沐橙的时候那时充满了愧疚,我觉得她应该恨我,这样或许会让我好过一点。
她并没有这么做,她只是拥抱着我,现在想起来觉得是非常惭愧,她失去了唯一个亲人却还要反过来安慰我,她的善良和体贴令我羞愧。


我们都哭倒在对方的怀里,用歇斯底里的哭泣来发泄心中的悲伤。


接下来没有给我在继续胡思乱想的机会,沐秋的葬礼由我们三个人一起操办。最终决定葬在郊区外南山公墓,墓碑上刻着的享年十八,令我心碎。


那段时间很难熬,要不是葬礼的琐事缠身很多时候我都想了结自己的生命随他一起去了。但这样太自私了,逃避现实责任的人是配不上苏沐秋的。葬礼结束后,叶修和苏沐橙都投生到他们热爱的荣耀事业中去了,他们加入那个叫嘉世的战队,第二年接着就传来夺冠的好消息。


据他的离开也有一年时间了,这一年苏沐橙他们忙于比赛训练,我醉心于学业,无暇悲伤。突然闲下来就分外的想他,偶尔与苏沐橙他们一聚,话题皆是对他的怀念,一年的时间令我们对他的离去有所释怀。彼此都在自己的生活里有所不错的发展也是对他的一种慰藉吧。我想他在的时候我们聚会炒热场子的是他,他走了以后聚会的主题还是他。他真的是一个充满感染力的人啊。


一旦忙起来时间就过的飞快,一眨眼就过去了7年。
我已学业有成,我成为了一名服装设计师。作品成绩不错,偶尔大小服装秀上会有我作品得展出。服装杂志上提到我也会用到新秀这样优秀的字眼。


但有件事令我有点担心——叶修退役了。


知道消息时我远在异乡,一直关注着电竞圈消息的我知道近几年叶修他们的成绩不甚理想,只是退役还不至于。


我当天买了机票飞往叶修所在城市,我按照他给我的地址找了过去。他在一家网吧当网管。我见到是他正在一片烟雾缭绕中打游戏打的风生水起。就如当年第一次见找他的时候也是在一样,大概是一局结束了他抬头看了我点头致意“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你最近怎么样?


互相道了自己的近况,老朋友叙旧。叫上沐橙我们去附近的小饭馆去聚了一顿。虽然一直在网络上有联系,各自工作繁忙这7年来,像这样正经的聚一下还是头一次。 这一聚我知道叶修没事,他这是在等待。我看的出来他在等待一个契机。


离开时,他和沐橙都来机场送我,他瞟一眼我左手的无名指上面带着有象征意味的戒指,对此我只是笑而不语,他难得给了我一个拥抱


好好保重自己!
你们也是。



心思细腻的他一定不难猜出这枚戒指对我的意义。
他死了却一直活在我心里,这7年来我没有一刻不在幻想如果他还在我们的日子会是怎么样的。


这并不难幻想,他走的时候我们正处热恋期。


约会的模式不难想象,读书时我下课了他一定会来找我约会,时间大概在6点是饭点,他会骑着自行车来我的校门口等我,接我下课然后一起吃饭。他会告诉我今天他在游戏里发生了什么趣事,他有发现了游戏里的一个新bug可以怎么怎么钻游戏的空子,虽然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他那副沾沾自喜小人得志的模样在我看来是那么的可爱。


我上班后,我学会了开车。这样换我接送他上下班了,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出于安全考虑,我让他坐在后排,副驾驶座位不太安全。可他是个非常会撒娇的男人,我被他磨的没办法,只能同意他坐在副驾驶。

“那一定要洗好安全带哦!”


我探过身子帮他去系安全带,接触到安全带冰冷的金属插扣时,我突然意识到空荡荡的副驾座。他已经不在了



今年我二十五了,我们应该谈婚论嫁了,婚礼摆上了议程,我职就是设计师我的婚纱是我心血之作,我甚至设计了我们的婚戒,对此他有所不满。但是我们家我说了算啊!他有大多数男同胞的通病直男审美,而且他很宠我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最后打造婚戒的钱有他来出,款式由我来定。




顺带一提带去见叶修的是我们的订婚戒。




因为两年后我和他会有孩子,所以我去认领了一个孩子,就在他小时候福利院里。他是个和他一样非常开朗活泼的孩子,是我心中我和他孩子最完美的形象。巧的是这个孩子的小名叫秋秋。



有了孩子之后,我生活的重心放在孩子的身上,因为我们家是严母慈父。我一直告诉秋秋



“只有做完作业了才能和爸爸打游戏!”



叶修和苏沐橙他们组成了新兴战队也成功逆袭了,这几年他们一直在为自己心爱的电竞事业做出贡献。



又是一次聚餐,地点在我的家里。秋秋和叶修在客厅里打游戏,我看着他们脱口而出一句“秋秋加油!拿上次爸爸教你的那招打他!”



我知道自己说错了,但叶修和沐橙他们都没有反驳我,我有沉入那虚幻的世界之中。



再后来,秋秋被强制带走我的身边,沐橙收养了他。因为我的心理状况很不好,外界都说我疯了。那些不知情的人甚至不相信苏沐秋是否真的存在过,只是觉得这只是一个属于是时尚设计师的浪漫的缺陷。



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觉得现实残忍的为什么连一个梦都不许我做。我不想服用那些医生配给我所谓控制病情的药片,也不行听从行业里那些追求边缘刺激嬉皮士的怂恿。



因为我拥有一个完美的人生,我和我爱的人幸福的在一起…

评论
热度 ( 31 )

© 大概是个深井冰 | Powered by LOFTER